郭京飞:一部献给成年人的剧
不讨喜的余欢水欠好演  他是《都挺好》中恃宠而骄有些混蛋的“妈宝男”苏明成;现在摇身一变他又成了《我是余欢水》里懦弱懦弱的“倒运蛋”余欢水。说起这部正热播的12集网剧,以及不断被推上热搜的“余欢水”,郭京飞直言接这个人物出于使命感——“这是我献给成年人的一部剧”。  接戏前,郭京飞也挣扎了良久:“小人物特别欠好演,况且仍是个不讨喜的。12集都在他身上,我又没有一个那么美丽的脸蛋儿得以支撑,要怎样能有看头?只要把细节做详尽、做极致,让人物鲜活。”  剧集播出后,炸出了许多困于日子缝隙中的“余欢水们”,人们在这个被老婆嫌弃、被老板嫌弃、被兄弟扔掉乃至被街坊厌弃的“余欢水”身上一再看到自己的影子。关于“人人都是余欢水”的说法,郭京飞说:“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大时代中的小人物,很难逃脱日子在缝隙中的命运,所以接这部戏带着使命感,这是一部献给成年人的剧。”  有人说,余欢水之所以活成这个倒运样,是为苏明成还账来的。的确,在剧中,余欢水不断应战“走时运不好究竟能背到什么程度”。就在一张大单行将谈成之际事故了,然后命运回转,接着便是被日子的钝刀不断磋磨——占个小便宜被罚扫厕所、要兄弟还钱成果兄弟也没了,老婆越轨还要抱怨他不成器,就连电梯里要求街坊遛狗拴绳的“正义之举”也被无理怼回。  余欢水的阅历让人看着好笑,却又笑得悲惨。网络上关于这究竟是喜剧仍是悲惨剧的评论继续至今,郭京飞对此倒不纠结,高档的喜剧必定有灰色的根柢,真实的悲惨剧也会有好笑的面皮。但不管悲喜,都需求一心一意地去信任这个人物,投入扮演。对郭京飞而言,演好余欢水的要害是找到那个魂,而且坚持真诚。  剧中余欢水摔在马路牙子那一幕,被制成动图在网络撒播。那一跤摔得人肝胆俱裂,虽然借用了米菠萝等技能处理,却是郭京飞实打实用肉身摔出来的作用。这是他作为艺人的坚持:“简略地仿照,这种扮演是初级的。要演到人物心里,就要亲自共享他的苦楚和高兴。这是焦菊隐先生教的心象学,也是我想要寻求的‘魂灵附体’。”  12集 正好  强回转 真爽  ——对话郭京飞  记者:《我是余欢水》只要12集是否节奏过快,会应战国内观众的观剧习气?  郭京飞:这个节奏快吗?这不便是一个正常戏的节奏吗?由于据我所知许多观众看电视剧都是要调到两倍速四倍速的,干嘛要这样呢?干嘛要这样摧残观众呢?咱们好好地把该剪掉的都剪掉,这不是对观众的尊重吗?所以我觉得这个戏不是节奏快,是一个正常的节奏。讲故事就应该这样。  记者:这部剧从前期的丧、压抑,到后期的强回转,让观众看得“很爽”,有观念说,它是写实风格与荒谬方法的集中体现,你对这个观念是怎样解读的?  郭京飞:这是一个格局还比较整齐的荒谬现实主义网剧。我曾经在演话剧的时分,是演过许多许多荒谬剧。我期望观众朋友不要在这个上面太较真,由于荒谬剧是把这个人生许多匪夷所思的情况都浓缩了,看似荒谬,其实是一种比方。  记者:怎么去为自己的每一个喜剧人物寻觅“灰色的底”?  郭京飞:灰色底要靠剧本的。剧本是很要害的,这我无法自己找。喜剧的故事,非常重要。这得要有一个灰的底,才能够再往上抹颜色。假如没有这个底那上来便是闹剧了。  记者:你会和余欢水做诚心朋友吗?最想对他说什么?  郭京飞:我会和余欢水做好朋友,然后告知他好好地活下去。这个余欢水可不傻,他很聪明。一个创业者由于一次谎话导致了他又撒无数次谎,然后把人生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。  记者:您觉得刻画贩子小人物最难的当地在哪里?  郭京飞:刻画任何人物其实都不简略。难的是你又要演一个这个人的外壳儿,你还得演这个人的魂灵,然后一起还要确保真诚。假如简略地仿照一个人的扮演,其实是初级的,是哗众取宠的。要演到人物心里去,然后要共享他的苦楚和他的高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